朝为田舍郎

第一百八十四章 善恶有报(1/5)

        武力不如别人时,一定要冷静。

        从身手上来说,顾青完全是废材,除了蹲过几天马步外,唯一熟悉的便是从前世记忆里带来的街头痞子似的打架方式,既难看又没节操。

        久违的受伤感觉,刚开始察觉不到痛,受伤的地方只觉得微微发麻,直到几个呼吸之后,肋下伤处的痛感才渐渐强烈起来,顾青龇着牙,痛得倒吸一口凉气。

        他早已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只是死亡之前受伤的痛楚他却没做好准备,仅仅只是划破了肋下,顾青便已痛得不行。

        在他的预想里,就算今夜为了宋根生而战死,至少也是痛快利落地被敌人一剑封喉,死得又痛又快,绝不似此刻这般钝刀子割肉。

        院子中央,双方仍在鏖战,刚才让他受伤的死士大抵是悄悄脱离主战场绕过来的,顾青受伤之后反倒激起了凶性,咬了咬牙,握紧了长戟半弓着腰,像一个山林里狩猎的猎人盯住了一头猛虎,目光凶戾地静等着一击必杀的机会。

        对面的死士也不敢大意,今夜的战况已然大大超出他们的意料,没想到区区一道击杀县令的任务,最后伤亡竟如此惨重,无论今夜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他们这些人已难逃济王殿下的责罚甚至处死了。

        所以,此刻双方皆已抱了必死之心,以命相搏之时更是格外惨烈。

        盯着死士的眼睛,顾青不动声色地往左边移了一步,死士的长戟也跟着他移动,顾青凝神,手中的长戟忽然猛地刺出,死士举戟格开,随即长戟在他手中舞过一道半圆,狠狠朝顾青的脖子划去。

        顾青再挡,然而死士的长戟忽然中途变招,戟尖挥到一半忽然停住,接着转了个方向猛地朝顾青的胸膛刺去。

        顾青不得不再次后退,情急中伸手入怀,抓了一把早已预留好的石灰粉,狠狠朝死士脸上一抛,死士没想到敌人的路数居然如此卑鄙,猝不及防下石灰粉大半落在他脸上,眼睛顿时被迷住了。

        死士大急,失去视力的他马上胡乱地挥舞着长戟,在他的前方将长戟舞得密不透风,顾青本想趁势解决他,一时却无法得手。

        正在犹豫要不要拾起机弩给他来个远距离攻击,忽然听到死士惨叫一声倒地。

        张怀玉脸色苍白,从死士身上抽回长剑,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还是那副德行,跟当初与外村无赖村痞动手拼命时一样毫无长进。”

        顾青以长戟支地,撑着他的身子大口喘气,虽然芳心有被张怀玉伤害到,但此刻他也懒得跟她斗嘴了。

        院子中央一声惨叫,又一位好汉倒在死士们的刀剑下。

        顾青喘息片刻,咬了咬牙,举起长戟便待加入战圈,却被张怀玉拦住了。

        “顾青,我们都可以死,你不能死,留待有用之身……”张怀玉低声而迅速地道。

        顾青冷冷道:“我的命更金贵吗?所以我不能死?”

        张怀玉黯然道:“对我来说,是的!你的命比我的命金贵。张家已经欠了令双亲太多了,他们唯一的后人,我不能再让他死去。”

        顾青叹道:“张怀玉,大哥,你别这样,现在是拼命,不要搞得这么狗血,说得好像你不让我死我就不会死一样,看清情势了吗?我死不死是他们说了算的,你说了不算。”

        张怀玉目露杀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