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为民请命(1/4)

        高度酒能燃烧,这是个化学知识,唐朝的人并不知道,事实上他们连高度酒是什么都不知道。

        一点火星便能引发一场大火,十几名死士猝不及防下被烧得惨叫打滚,痛苦之极,其余的死士猛退数步,仍集结成阵,目光冰冷地注视着县衙大门,前面浑身着火的袍泽丝毫没有引起他们的怜悯,在他们心里,这十几个死士的命已经被放弃。

        “冲进去,杀光他们!”为首的骑士愤怒得语调都变得异样了。

        死士们如蝗虫过境般黑压压地冲进了县衙内,刚冲到院子中间,冲在前面的二十来人忽觉脚下不对劲,没等反应过来,身子猛地一沉,二十多人全都落进了院子中间挖好的大坑里。

        一阵惨绝人寰的惨叫声过后,这二十多个死士全部死在坑里,身体被插在坑内林立的尖刀尖刺上,血淋淋的像吐鲁番师傅刚做好的烤串儿。

        李十二娘站在正堂外的石阶下,看着眼前的惨状,眼皮不由抽搐了几下,扭头看了看顾青。

        这小子够阴损的,设下的机关简直防不胜防,而且每样机关都很要命,很难想象顾家夫妇一代豪侠,为何他们的后人行事却阴损鬼祟如同小人。

        然而,李十二娘不得不承认,这种阴毒的机关效果却分外的好。双方直到此刻还未正式面对面交手,敌人已死了七八十人,如果顾青没有装机关的话,要达到敌人如此惨重的折损目标,己方至少要死一大半。

        防不胜防的机关令死士们红了眼,他们从未遇到过如此憋屈的交手,双方几乎还未碰面,自己这边便损失了一小半人马,各种机关别出心裁,好不容易对暗处射来的竹箭有了防备,马上就被高度酒淋了一身,刚对高度酒的可怕产生了忌惮,面前又挖了个大坑……

        防备了这个却防不住那个,每个人都处在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再往前推进时死士们不知不觉失了一往无前的锐气,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生怕从哪里又冒出一个匪夷所思的机关,一场不见硝烟的恶战渐渐被顾青这方掌握了节奏。

        剩下的死士仍有一百余,无视坑里遍布的袍泽尸首,他们在坑外继续结阵,前阵一排长戟直指前方,随着首领的一声令下,死士们如同战场上的将士一般齐刷刷地往前迈了一步。

        不得不承认,这群死士的战斗素养非常高,伤亡已近小半,队伍却丝毫不乱,军心经过短暂的动荡后,首领的一道命令便能令军心重新稳如磐石。

        顾青躲在正堂的廊柱后,静静地观察这群死士,心头越来越沉重。

        今夜恐怕很难取胜,敌人的武力太强大了,自己这方无论是人数还是战斗素养方面都不如敌人,目前唯一能倚仗的只有地形之利,以及越来越少的机关。

        从怀里抽出匕首,顾青下意识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张怀玉,心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今生的缘分不会止于今夜吧?

        匕首猛地一挥,斩断了系在廊柱上的一根绳子,绳子连着机关,两排钉着尖刺的原木如荡秋千般从院子东西两侧忽然荡到院子中间,尖刺直指院中的死士。

        死士们听到动静,扭头见两根布满尖刺的原木朝他们撞来,不由吓得魂飞魄散,急忙矮下身躲避,仍有数人躲避不及被尖刺刺穿了胸膛。

        原木刚荡过去,顾青又斩断了一根绳索,几篮石灰粉从廊柱上方弹射而出,白茫茫的石灰粉瞬间在院子上空散开,死士们的眼睛顿时被迷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