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一百七十七章 共赴生死(1/4)

        大唐府兵制到了中期被破坏,朝廷为保证兵源不得不采用雇兵制。石桥村的许多村民曾经便是雇兵制的受益者或受害者,包括冯阿翁。

        简单的说,雇兵制是有报酬的,但是有个很重大的缺陷,那就是将士们不再是为国而战,而是为个人的利益而战。家国和朝廷不再是他们必须拼死维护的信仰,只是他们的老板,今天可以为了老板卖命,明天我也能辞职不干。

        当一个战士在刀光剑影的战场上失去了信仰,不知道为何而战时,军队的战斗力自然便大不如初了。

        这也是大唐中期以后,对外征战屡有败仗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归根结底,府兵制的破坏,最根本的原因是民间均田制被破坏了。

        历朝历代之初都是君圣臣贤的,民间的风气也是非常纯朴的,权贵地主阶级也是友善温和的,因为一座江山被打碎,被重建,所有的一切等于从零开始,大家的起点都是相同的,贫富差距也不那么巨大。

        当国运渐渐昌隆,当权贵和百姓们的日子越过越好,盛世不知不觉悄然来临后,人心的贪欲也渐渐遏制不住了。权势金钱与民心博弈之后,选择强大而联手,选择弱小而吞噬,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历朝历代无法避免。

        盛世里权贵圈占大量农田,无权无势的农户失去了土地只能沦为难民流民,当天下绝大多数财富和土地集中在少数几个权贵身上时,所谓的盛世根基也就宣告终结了。

        大唐如今差不多便是如此境况,长安的诗人们仍在津津乐道地将盛世光景写进诗里,在繁华似锦的长街举杯吟颂,而大唐各地乡野村庄的农户们却扶老携幼离开家园,等待即将饿毙于野的命运。

        车行陡峭处,无人能控制它的速度和方向,天子亦不能。

        …………

        十日后的一个深夜,顾青正在屋子里沉睡,被后院的丫鬟小心而急促的拍门声惊醒,半夜被唤醒的顾青大怒,他的起床气不小,坐在床榻上朝门外怒吼了一声,门外的丫鬟吓得瑟瑟发抖,安静了片刻终究还是壮着胆子禀报顾青,许管家在后院门外等候,青城县有信送来,十分紧急。

        顾青闻言一怔,接着披衣而起。

        匆匆走出后院,顾青没理会许管家赔礼,接过信展开,命下人举着灯笼靠近。

        信是张怀玉写的,她在信上详细写了青城县失地农户的惨状,以及青城县的土地数十年来被豪绅渐渐蚕食圈占的现状。

        最后张怀玉笔锋一转,告诉顾青,宋根生已决定绝不妥协,他要对豪绅动手,让他们交还土地,官府县衙将收归的土地重新分配给农户。

        顾青看到此处,手不由抖了一下,脸色瞬间有些苍白。

        好吧,宋根生要把天捅破了,从信发出来的时间算,或许已经捅破了。

        此时的顾青就算写信相劝恐怕已来不及,关在县衙大牢那位姓蔡的豪绅有很大的可能已经人头落地了。

        而那位豪绅却是济王在青城县的代言人……

        顾青不由一阵头疼,他意识到麻烦要来了,这个麻烦很大,很大……

        第二天一早,顾青特意派人向左卫告了假,然后安心坐在家里,等着麻烦主动找他。

        果然,上午时分,许管家匆匆走进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