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一百五十五章 公主銮驾(1/3)

        顾青对张怀锦的印象是呆萌,如果硬要咬文嚼字的话,“呆萌”的词性比“蠢萌”稍微好一丢丢,毕竟呆萌如果“萌”这个字没表现出彩的话,剩下一个“呆”字多少与可爱挨点边儿,形象还是颇为正面的。但蠢萌如果去掉萌字的话,就只剩下蠢了。

        宋根生就属于蠢萌这一类的。

        只是张怀锦这姑娘有时候脑回路会间歇性短路,她的生活需要仪式感,同时没有眼力见儿,分不清场合。

        眼下顾青正被人追杀逃命的时候,她却还在刨根问底,这何止是没有眼力,简直是瞎。

        “来不及解释了,三弟可愿留下断后,帮为兄抵挡追兵?”顾青喘着粗气道。

        张怀锦朝后看了李光弼一眼,被他满脸的杀气吓到了,神情犹豫了一下,道:“二哥,李叔叔今日好凶,我恐怕打不过他……”

        顾青也朝后看了一眼,沉着地道:“那就边跑边想办法。”

        跑了很久,顾青快断气了,后面的李光弼仍精神矍铄神采熠熠,难怪能当上左郎将,这体力能轻松跑完一个马拉松。

        张怀锦体力也渐渐有些不支了,喘息声越来越粗,这姑娘虽说有些武艺,但体力方面还是天生的弱势。

        顾青上气不接下气,但还是感动地道:“三弟……真义士也,多谢你陪我跑那么远,患难与共的兄弟情我记住了……”

        张怀锦瞪圆了杏眼,仿佛被提醒了似的,恍然道:“对呀,又不关我的事,我又没办法帮你解决麻烦,为何白白陪你跑那么远?”

        顾青愕然:“……”

        张怀锦对顾青抱以歉意的一笑,道:“二哥,对不住了,我实在跑不动了,你快马加鞭一骑绝尘,我在李姨娘府里等你!”

        说完张怀锦脚步不停,却原地拐了个弯儿,跑进了旁边的巷子里。

        告别很仓促,连拥抱都来不及,突然间各奔东西,身形消失在巷子里的同时,兄弟间的塑料味也愈发浓郁。

        顾青来不及谴责,后面的李光弼丝毫没有放弃追杀的意思,顾青只好继续咬牙死撑着往前跑。

        从朱雀大街一路跑到西市,顾青离原地去世只差一个呼吸的距离,实在跑不动了,正打算停下来老老实实认错赔罪,忽然见到前方有车马仪仗行来,车辇是四匹马并辕的豪华马车,马车前后皆有羽林卫将士护侍,左右还跟着宦官宫女,捧着如意拂尘金瓜等各种仪仗用物,马车的后方硕大两柄九翅屏扇高高举着,令人望而生畏,一看就是皇家专用仪仗。

        顾青没来得及停下脚步,便听到一阵横刀出鞘的声音,仪仗前方一名武将厉声吼道:“公主出行,官民避让,不得惊驾!”

        顾青急忙停下脚步,然后迅速让到路边,朝马车躬身行礼。

        李光弼这时也赶到,怒喝道:“好个混账,你再跑,把你腿打断!”

        仪仗前方的武将怒目大喝:“尔是何人,竟敢犯驾!”

        李光弼这才看到眼前的皇家仪仗,急忙扔了木棍,躬身让到一边抱拳行礼:“末将左卫左郎将李光弼,无意冒犯公主銮驾,恕罪。”

        仪仗没有停下,继续前行,路过顾青和李光弼时,马车忽然掀起了一面帘子,露出车厢内两张绝美的面孔,一张四十来岁年纪,仍有半老余韵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