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一百五十二章 往事重提(1/5)

        男女距离太近了不妥,孔夫子曰:“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这句话的意思若让顾青来理解,那就是别跟女人靠得太近,太近了女人就会很无礼,或者会非礼。男孩子在外面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顾青伸出一根手指顶住张怀锦的额头,用傲娇的姿态缓缓将她推开。

        “我耳朵不背,不用凑那么近。”

        张怀锦哼了一声,道:“快说,要问我什么?”

        “我想问的是,昨夜我作的诗,为何要用前八句特意形容李姨娘的剑舞之姿?后面几句为何突然转了笔锋感怀昔年?这里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最后,请你背诵全文。”

        张怀锦傻眼了:“啊?”

        “啊什么啊,快回答。”

        张怀锦呆滞半晌,接着大怒:“你,你你……你不是人!”

        “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怎么你了?怎么就不是人了?”

        “你你……你是故意的!二祖翁问得我受不了,我才偷跑出来,你比他更过分,还要我背诵……”张怀锦气坏了。

        顾青摇头,这位也是个学渣啊。

        所以顾青以前对她的“蠢萌”评价是实至名归了?尤其是“蠢”,可能比“萌”还要多一点。

        见顾青一副傲娇的样子,张怀锦气道:“作诗作得好又如何?你为何不跟我比字呢?看谁的字写得好,敢比吗?”

        顾青扭头朝门外大声道:“来人,送客!”

        张怀锦咯咯笑了起来,推了他一把,道:“好了,咱们不要互相伤害了,行吧?”

        “好,不准互相伤害了,不然绝交,割袍断义。”

        张怀锦盯着他的脸,道:“不过我真没想到你竟有如此才情,昨夜你作的那首诗真的很妙,今早我听说作那首诗的人是你,我很自豪,满府到处跟人说,作此诗的人是我二哥,好多人都特别羡慕我。”

        顾青笑道:“以后去酒楼饮酒,结账时报我的名号可以打骨折。”

        “二哥你果然跟别人不一样,二祖翁天天跟我念叨,说女子应足不出户,不论有没有出阁都不应该到处乱跑,会坏名声的,你似乎并不介意女子抛头露面?”

        顾青失笑:“这有什么介意的,一千多年以后的女子不仅到处乱跑,穿的裙子更是短得不行,抛头露面算什么,抛头露屁股了解一下……”

        张怀锦大笑捶他:“又骗我!你是个骗子,我再也不信你了。上次你说一千多年以后男子娶亲会倾家荡产,我回去后问二祖翁,二祖翁说一派胡言,还说‘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要我学会分辨,不要听信鬼话。”

        顾青摇头,这就没法争了,除非召唤神雷把张九章劈到现代去,让他亲身体会一下触目所及皆是伤风败俗,以张九章的心理承受能力,可能会自抠双目。

        “女子多见见世面不是坏事,从出生便被关在家里,长大后又要学什么《女诫》,出嫁后相夫教子还是不准出门,一辈子从这个家到那个家,根本出过门,这个属于非法囚禁,要坐牢的。以后你二祖翁再把你关在家里,你就去大理寺告他……”顾青不怀好意地撺掇道。

        张怀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