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一百四十三章 手足之义(1/3)

        习惯冷静的人,在冲动的时候其实并不比那些鲁莽的人好多少,无论后果多严重,当时当地已顾不上考虑,心里只想着四个字,“快意恩仇”。

        顾青前世的年龄已有三十多岁了,三十多岁正是慢慢沉淀的年纪,心理上早已磨去了少年的棱角,对人对事渐渐变得圆润,他已学会用微笑来回应世界的恶意,用智慧报复世界带给他的痛。

        可是这一次,顾青不得不承认,他并没有考虑太多后果。

        他已被愤怒左右了情绪和理智,闯县衙,劫大牢,按大唐律法来说,这是杀头的大罪。

        不过无所谓了,先办事。

        牢头被亲卫们带到面前,看到顾青那张带着微笑的脸,牢头抖如筛糠,扑通一下跪倒在顾青面前。

        顾青懒得跟他废话,朝亲卫们示意动手。

        亲卫们执行命令可谓一丝不苟,先仔细看了看两位掌柜的伤势部位,然后掏出匕首便朝牢头的大腿上扎了一刀,牢头痛得凄厉惨叫,另一名亲卫用布巾堵住了他的嘴,行刑的亲卫用脚狠狠一踹,牢头的一只胳膊断了。

        接下来的刑罚连顾青都看不下去,他从来不知道只靠一柄匕首能在人体上造出那么多花样百出的伤口,牢头晕过去又被水泼醒,然后再次晕过去,周而复始。

        最后连石大兴都接受不了了,叹息着道:“少郎君,够了,此仇已报,莫再行暴了。”

        顾青笑道:“解气了吗?”

        “解气了……”石大兴苦笑:“可是少郎君,为了我和郝胖子,你的麻烦怕是不小。”

        “那是我的事,你们莫操心。”

        牢头已被折磨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顾青吩咐亲卫给他上药。

        报复归报复,不能弄出人命,出了人命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

        顾青让亲卫将两位掌柜小心抬出大牢,找门口那个佩剑的女随从,让她将两位掌柜接上马车,长安城里多兜几圈后秘密送到十二娘那里养伤。

        然后顾青领着亲卫走出大牢,眯眼看了看刺眼的阳光,顾青沉默片刻,忽然笑道:“走,我们去找万年县令。”

        为首的亲卫迟疑了,脚步一顿,低声道:“少郎君难道要像对付牢头一样对付县令?”

        顾青严肃地普及法律知识:“朝廷命官怎可虐杀?那是犯法的。”

        亲卫刚松了口气,谁知顾青补充道:“不过这种昏官打断他一条腿应该不打紧的。”

        亲卫神情紧张起来:“少郎君,容末将劝一句,杨太府虽说一切听命少郎君,但若对京县县令动手,其罪恐怕不是我们几个亲卫能担待得下的,杨太府可能……可能也担待不了。”

        话说得很含蓄了,意思是杨国忠最后肯定会甩锅给顾青,毕竟是他带人动的手。

        顾青想了想,道:“先报仇,再说其他的,大丈夫行事不可窝囊,否则会成为我一生的魔障。”

        亲卫有些惊愕,犹豫片刻,道:“为了两个商人……值得吗?”

        “值得。他们不仅是商人,还是我的手足。”顾青一字一字缓缓道。

        亲卫深深注视顾青许久,忽然躬身拜道:“末将姓付,名宗,长安人士,再次见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