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一百三十五章 皇亲国戚(1/3)

        背后阴人是老本行了,顾青前世干过太多次。

        拳头不如人时,背后下手是最好的办法,但要有个前提,那就是不能留下把柄,不能露了馅儿,一旦被对方查出真凶,下场不是普通的惨。

        所以顾青将那人踹下曲江池后转身就跑,同时还抱住了自己的头,就是怕被人认出相貌。

        落水的那人仍在水里使劲扑腾,猝不及防下被人踹进曲江池,这么下作的事他这辈子都没遇到过,因为太意外,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落水后不停挣扎,一边扑腾一边惊惶呼救,不知灌了多少水进肚。

        顾青跑得很快,身形几个起落便窜进张怀锦蹲着的草丛里,半趴在地上大口喘气。

        张怀锦既震惊又高兴,她没想到顾青居然敢这么玩,好刺激的感觉。

        “好厉害!太解气了,哈哈哈!”

        顾青指了指她:“小声点,莫被人听到,快扶我起来,我们马上离开此处。”

        张怀锦急忙将他扶起,两人猫着腰从茂密的草丛里穿行而过,鬼鬼祟祟像进村偷地雷的鬼子。

        草丛灌木丛林后面绕一圈,走出来时已离曲江池很远了,不远处是紫云楼,二人互相打量对方,发现彼此皆是一身的草屑,像农村刚滚过谷堆的野鸳鸯,二人相视一笑,互相为对方整理了一番。

        张怀锦这才敢说话,使劲拍着顾青的胳膊大笑:“太好玩了!对坏人就该如此惩罚,可惜只将他踹落水,应该划他一刀的。”

        顾青躲闪着她的巴掌,警告道:“说好了的,兄弟之间不要动手动脚,住手!”

        张怀锦停了手,仍笑个不停,接着笑容忽然一收,眼神带笑瞪着他。

        “看你刚才的动作行云流水轻车熟路,定是经常干这种坏事吧?你也不是好人。”

        顾青不满道:“搞清楚,刚才是你要出手教训他的,我只是帮你的忙,现在你却反咬我一口,良心被狗吃了?”

        张怀锦笑道:“这次算是锄强扶弱,不算干坏事,下不为例!”

        反复无常,双重标准,张怀锦果然是女人中的女人。

        担心事发,二人在紫云楼附近磨蹭了许久,远远看到紫云楼前无数朝臣和女眷进入,看天色应是杨贵妃快开宴了,二人这才整理了一下,面色坦然地并肩朝紫云楼走去。

        “记住表情要自然点,刚才落水的人很大可能会出现在贵妃娘娘的宴席上,我们不能露出心虚的样子,被人看出端倪就死定了。”顾青脸部保持微笑叮嘱张怀锦。

        张怀锦紧张地左右张望,忐忑道:“若那人认出我们了怎么办?若刚才有人看见你踹人了怎么办?”

        “自然点!踹人前我观察过了,凉亭附近无人,那人背对着我,猝不及防中了我的暗算,然后我转身就跑,那人不可能看到我的脸,至于你就更没事了,你根本蹲在草丛里没动过。”

        张怀锦仍旧忐忑不安,但不知为何,浑身血液里奔腾着一种名叫“刺激”的东西,又恐惧又兴奋的感觉。

        “是我要动手的,若是被人认出来,你莫承认,我来扛。”张怀锦很义气地道,说这句话时俏脸上写满了悲壮,像易水边的荆轲。

        顾青失笑:“只不过踹了一脚,不至如此,轻松点。”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