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一百二十四章 随遇而安(1/4)

        |  |

        ->  ->

        最新网址:

        来长安第一天,认识了三位长辈,来长安第二天,得罪了宰相李林甫。

        顾青觉得自己应该写一本《长安日记》,日子过得如此惊心动魄,实在太值得纪念了,然而一想到写日记的除了雷叔叔之外大多不是什么好人,再说自己的字太丑,顾青遂放弃。

        周仓曹愁眉苦脸站在旁边,见顾青一脸无谓的样子,不由愈发焦虑。

        这位到底是心大还是胸有成竹?出了这么大的事,居然一点也不急。

        “顾参军,下官说了那么多,您应该知道后果了吧?”

        “知道,可能会死。”

        周仓曹叹道:“不是‘可能’,是一定会死。这位卢公子可是睚眦必报之人,您赶紧想想办法吧。”

        顾青无所谓地道:“揍都揍了,我又斗不过李相,能有什么办法。”

        “难道在这里等死?”

        “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我们可以逃啊,逃离案发现场不就没事了吗?”顾青笑道。

        周仓曹快哭出来了:“逃到哪里?下官好好的官当着,转眼变成官府通缉的要犯,下官……真的好失落!”

        顾青笑道:“好了好了,逗你的。你先回屋子等着,做好蹲几天大狱的准备,几天以后就没事了,死不了的,我也得抓紧时间做点准备。”

        转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卢承平,顾青道:“这位卢公子先让他躺着吧,他太劳累了,应该多休息。”

        周仓曹迟疑道:“不叫醒他么?”

        顾青叹道:“叫醒他后他又要拔刀,我难免又控制不住自己把他揍晕,冤冤相报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

        顾青出了左卫府,回到客栈,郝东来和石大兴不在,或许出门打听长安商界的情况去了,顾青从屋子里翻出了一坛从青城县带来的高度酒,心中暗叹运气好,原本打算用来路途解闷或是与友人同饮,没想到今日派上了用场。

        取了酒,顾青再次回到左卫府,特意绕过后院,找到了李光弼的屋子。

        李光弼坐在屋子里,面无表情地瞪着他,顾青尴尬地笑。

        显然刚才发生在后院的事李光弼已经知道了。

        两人对坐良久,李光弼悠悠道:“你昨夜还说过,你是老实本分人,不会招惹是非,现在你把这句话再说一次,我很喜欢看你说这句话时厚颜无耻的表情。”

        顾青笑道:“纯粹是意外,小侄也没想到长安人这么难惹,一言不合便动手……”

        “为何我听说的是你一言不合对别人动手?卢承平可碰都没碰到你。”

        “碰到了,他的脸碰到了我的拳头……好吧,从青城县来的人其实也很难惹,是小侄冲动了。”

        李光弼眼中有了笑意:“你为何不争辩对错?我听说是卢承平辱骂你在先,从这点来说,你似乎占了理。”

        顾青摇头:“事已发生,我从不喜争辩对错,无论是对是错,该来的后果终究会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