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八章 风高纵火(1/3)

        丛林规则里,只相信拳头,拳头便是真理。

        孤儿院是最接近丛林规则的地方。

        孤儿院里都是没爹没娘的孩子,他们弱小且可怜,并且毫无倚仗,甚至还有很多残疾孤儿。可是孤儿之间瞒着院长和老师私下里欺凌争夺的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着。为了一个馒头,半碗菜汤,一本爱心人士捐赠的童话书,一双合脚的过冬棉鞋,或许什么都不为,单纯的树立群体中的威信和话语权,都能引发一场不见硝烟的恶斗。

        顾青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弱小时被人欺凌过,强壮后也欺凌过别人,当他走出孤儿院上学时,他已经变成了一只丛林里的猎豹,轻易不会出手,出手必取要害,与他为敌的同龄人,基本只有一次挑衅的机会,以后大多是躲着他走的,因为他疯起来连自己都害怕。

        什么是猎豹?

        平时温温柔柔和蔼可亲,像一只谁都能撸几把的大猫,一旦遇到危险它便炸毛,悄无声息躲在一个阴暗偏僻的角落,盯住敌人的咽喉,等待一个机会猛扑上去,一口咬断。

        此时此刻,顾青就是一只等待机会的猎豹。

        他在等天黑,等那些人放火。

        天黑得很快,夜幕还未完全笼罩大地,外村那些人便有些忍不住了。

        他们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并且为此而雀跃兴奋。

        石桥村是老人村,寡妇村,孤儿村。村中事宜由几位有威望的老人决定,可外村从来不将这几位老人放在眼里。

        村庄之间的地位高低靠的也是拳头,青壮太少,拉不出气势,自然只有被邻村欺负的份儿。

        所以那几个外村人在石桥村行事肆无忌惮。

        只要不闹出人命,怎样都好说,放火烧个屋子不算事。

        夜幕悄然降临时,五六个外村人便开始行动了。

        村民们似乎没想到他们居然如此胆大,当看见外村人聚集成群,一边嘻嘻哈哈闲聊,一边看似无意地朝顾青家的方向移动时,村民们悄悄为顾青担心,只觉得顾青必然逃不过一劫了。

        外村人走近顾青家的柴扉时,终于不再隐藏目的,几个人同时冲了进去,踹开顾青家的大门,发现里面没人,惊愕过后,外村人气急败坏地叫骂起来。

        悄悄跟在远处围观的村民见外村人扑了个空,纷纷松了口气。

        村民们懦弱,他们没有拔刀相助的勇气,只有尚存心底的几分无奈善意。

        只是村民们万万没想到,这几个外村人扑空之后仍不甘心,当黑夜里亮起了一支火把,并且那支火把在夜空下划过一道抛物线,落在铺满茅草的屋顶上时,村民们顿时被吓到了。

        放火烧屋,是极其恶劣的行径。

        “你们……欺人太甚!”一名年长的老人拖着残疾的腿,拐杖重重地顿地。

        外村人投去轻蔑的冷笑。

        围观的村民里,不是妇孺就是老人,外村人根本不怕,反而肆无忌惮地笑了。

        既然没找到顾青,烧了屋也算是帮丁家兄弟报了仇,当顾青的房子火势越来越大时,几个外村人互相使了个眼色,纷纷朝村外遁去。

        做恶的人终究是心虚的,烧屋之举显然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