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一百二十一章 长辈故交(1/3)

        李十二娘这个名字很有武侠范儿,一听就是那种一脸寂寞拔剑茫然的绝世高手。

        古往今来,但凡名字有四个字的都是绝顶高手,毫无争议。比如西门吹雪,比如东方不败,比如东厂督公……

        顾青不由对李十二娘肃然起敬,因为不仅她的名字是四个字,她师父的名字也是四个字,显然她的师门是个高手窝。

        不仅如此,顾青有限的历史知识里,他还知道这位李十二娘是鼎鼎有名的人物。

        十几年后,一位名叫杜甫的诗人写了一首传世千年的诗,名曰《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这首诗的主角,里面的“公孙大娘弟子”,指的就是李十二娘。

        准确的说,公孙大娘和李十二娘擅长的是一种剑舞,可以理解为舞蹈的一种形式,古代权贵王侯饮酒作乐时,有人在殿中舞剑助兴,渐渐地,“剑舞”成了一种舞蹈形式,宫闱,权贵与民间皆有流行,其中公孙大娘一门便是其中的翘楚。

        顾青现在奇怪的是,这位李十二娘居然也认识自己的父母,而且看着自己时那副哀恸伤感欲语还休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实在由不得顾青不胡思乱想,这位……该不会是那位未曾谋面的老爹留下的风流债吧?当年夫妻二人行走江湖形影不离,这样都能欠下风流债,也算艺高人胆大了。

        拱了拱手,顾青迟疑道:“李十二……娘?”

        李十二娘展颜一笑,眼底里的哀伤消淡了不少:“叫我李姨娘吧,我与你父亲兄妹相称的。”

        顾青老老实实道:“李姨娘。”

        心中不由叹息,来长安仅仅一天,认下了三位长辈,以后行走长安城,见人就矮一截,实在不知道父母留给自己的是人脉还是孽业。

        李十二娘盈盈坐在顾青对面,抬手示意顾青也坐。

        “你父母与我相识于洛阳,十三年前于长安重逢,我们在长安一起度过了三年,直到……你父母殒于斯役。”

        顾青的表情顿时有些古怪:“共同度过三年?”

        是自己想歪了吗?这位恐怕不是什么姨娘,是后娘……

        桌上一粒用来下酒的黄豆忽然激射而起,啪地一声狠狠打在顾青的额头上,顾青捂着额头痛呼,额头已红了一小块,痛极的同时,顾青确定了一件事,名字四个字的果然是高手。

        李十二娘的眼中泛起冷厉之色。

        “小子无礼!我与你父亲兄妹相称,未及于乱,再敢胡乱猜测,必不轻饶!”

        顾青揉着额头,苦笑道:“你们未及于乱,但你心里确实有他,何必欲盖弥彰?”

        李十二娘目中泛泪,幽幽叹道:“他心中没有我……此生我最恨者,是十年前你父母星夜离开长安护侍张家,他们竟然没有叫上我,说什么同生共死,到头来仍是夫妻共死,而我独自贪生……”

        顾青见她情伤难抑,不由解释道:“那夜事发突然,或许来不及叫上你,再说,可能他们也不忍心让你赴死……”

        李十二娘情绪忽然激动起来:“但能共死,何惜此命?当我是贪生怕死之人么?”

        “李姨娘,莫激动,十年前的事了,不必如此萦怀。”

        李十二娘平复了一下情绪,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