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又来故人(1/3)

        张九章是张九龄的弟弟,这么多年过去了,张家还记得顾青父母当初的救命之恩,说明张家都是厚道人。

        前世见过太多忘恩负义之人,如今见到有人主动拜谢救命之恩,顾青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反应。

        “这位,呃,这位叔叔……”顾青脑海里组织着措辞。

        张九章失笑,捋须道:“顾青,你父母当年与我张家甚为相得,两家可谓世交,既是世交,辈分要先弄清楚,丝毫不能乱的。你父母当年称我兄九龄为叔伯,你若叫我叔叔,两家的辈分可就有点乱了。”

        顾青失望叹气,还以为能混过去呢。

        毕竟是张怀玉的叔公,若自己叫他叔叔,以后顾青就是张怀玉的长辈,下次见面摁着她的脑袋逼她给自己行晚辈礼,何其之爽。

        既然被人纠正,顾青只好重新见礼:“呃,叔公?”

        张九章笑道:“叔公亦可,你父母当年唤我二叔,唤我弟张九皋三叔,准确的说,你应叫我二叔公。”

        顾青强笑,一股浓浓的偏远山区八竿子打不着的穷亲戚进城认亲的即视感……

        郝东来和石大兴临时变成服务员,战战兢兢地奉上点心酒水,张九章礼貌地朝二人笑了笑。

        这一笑顿时给了两位掌柜灿烂的阳光,两位掌柜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心安理得地在屋子里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一副“我是顾青铁杆心腹亲信”的样子,像包厢里负责点歌倒酒的公主一样死赖着不走了。

        张九章涵养够高,丝毫没有看不起商人的样子,只是将顾青拉来坐在他身边,捋着一把青须叹道:“一晃已十年了,当年那一夜激战老夫仍时常梦见,令尊令堂是真豪侠,老夫至今仍神往令尊令堂的风采,所幸有生之年能见他们的后人,也算得偿所愿了。”

        亲密地拍了拍顾青的肩,张九章笑道:“老夫看了怀玉的信,信上说了你的境况,你今年已十八岁了?”

        顾青恭敬地道:“是。”

        “可有娶亲?”

        “尚未娶亲。”

        张九章叹息:“想必是以前日子过得穷苦,家中又无双亲做主,想成亲也没办法。”

        顾青笑道:“我还小,暂时不打算成亲。”

        张九章愕然:“十八岁……还小?”

        顾青亦回望他,一脸无辜。

        十八岁不小吗?前世三十多岁才结婚的人多着呢,十八岁的我还是个宝宝。

        “要成亲了啊,年岁不小,不可耽误,顾家香火仅你一支,你若有孝心,当尽快成亲,将香火延续下去。”张九章严肃地道。

        没等顾青反应,张九章缓缓道:“老夫原本觉得张怀玉与你相识,又是男未婚女未嫁,应当合适,不过张怀玉是庶出,我张家若将庶女嫁给救命恩人之后,未免对恩人不敬,老夫膝下无女,三弟张九皋倒有一女是正妻所出,不过自小娇惯,有些野,怪我张家教女无方,惭愧!若侄孙有意的话,张九皋之女可……”

        话没说完,顾青急忙打断:“不不,叔公,二叔公莫客气了……”

        张九章一滞,老夫跟你聊正经娶妻的事,你特么给我翻译翻译,什么叫特么的“客气”?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