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一百一十六章 长安风光(1/2)

        顾青有些尴尬,没想到自己无意中的一个问题,居然藏着如此大的雷。

        都说人世间无法化解的有两大仇恨,一是杀父之仇,二是夺妻之恨。这俩货严格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有夺妻之恨了。

        难怪两人永远一副不共戴天的样子,最终因为瓷窑的利益不得不走到一起合作,二人心中不知经受了多么剧烈的心理挣扎,忍住了多大的恶心。

        两位掌柜越吵越厉害,拍桌子表达要与对方女性长辈发生不单纯男女关系的强烈意愿,越骂越难听。

        顾青懒得劝架,只好坐在蒲团上思考到长安后的计划。

        做事要有计划,无论是在贫瘠的山村里,还是在当世第一繁华的长安都城。

        想了一会儿,两位掌柜的战况已升级,二人打了起来。

        顾青叹了口气,默默起身离开院子进了屋,给二人留出了充足的决斗空间。

        …………

        梁州休整三日,再次启程。

        五日后,顾青一行终于来到长安城外。

        只远远见到长安城的轮廓,顾青便觉得一股古朴沧桑之气扑面而来,巍峨高耸的城墙静静地伫立在渭水河畔,无声地向每一代人诉说朝代兴衰更迭的悲欢。

        顾青站在长安城外,脑海里情不自禁冒出一句话,“逝者如斯夫”。

        王侯将相终归逝去,坚城铁壁终将崩塌,世上有什么能够永恒?

        顾青无法给自己答案,这是一个很中二的哲学问题。

        一行人从南面延平门进城,三辆马车的队伍在入长安城的人流中很不起眼,这是世界上最繁华的一座城,每日的人流量数以十万计,城门外的值守将士看都没看顾青,只是郝东来和石大兴的模样令他们有些狐疑,但还是放他们进了城。

        郝东来和石大兴在梁州客栈大战三百回合,双方都挂了彩,两人脸上鼻青脸肿的样子确实令人生疑。

        进城后,顾青一行人再次赞叹长安城的繁华,车水马龙络绎不绝,寻常的街道宽约十丈至二十丈,子午线上的朱雀大道甚至接近五十丈,如此宽的大道竟也显得有些拥挤,那些牵着骆驼的胡商和挎着竹篮的百姓,还有巡街的武侯,牵马的官员,跑闹的孩子,吵架的妇人……

        一幕幕人间众生相,尽在这幅美妙的画卷中一一展现。

        顾青走着走着,嘴角带了几许笑容。

        他忽然有些喜欢这座城了。喜欢它的人间烟火气,喜欢它沾满凡尘的样子,也喜欢轻盈如莲的舞鞋在尘埃上旋转高雅的舞姿。

        这是一座雅与俗并容,但丝毫不让人感觉突兀的都城。

        诗人在闹市喧嚣中长吟,剑客在露天的酒肆里买醉,僧人托着紫钵与美丽的姑娘擦肩而过,眼神一碰便是一段故事,落魄的文人端着浑浊的廉价酒盏,饮得七分醉意低声央求用诗换酒钱,豪奢马车里的权贵闺秀悄悄掀开了车帘,发现人群里某位英俊的陌生男子,一方洁白的绣帕故意扔在他脚下,马车伴着她顽皮的轻笑声远去,男子拾起绣帕怅然若失……

        长安的伟大,不是因为它的城坚墙固,而是它的精神和气象。

        它是一座能包容一切的城,帝王的野心,人性的欲望,文人的铁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