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一百一十四章 强硬背景(1/4)

        顾青见过魏渡好几次了,每次相处还算愉快,魏渡是鲜于仲通向朝廷推荐来青城县为官的,自然有要魏渡关照瓷窑和顾青的意思。

        只是这一次,顾青与魏渡两两对视,气氛却没那么愉快了。

        魏渡在尬笑,顾青在冷笑。

        旁边的宋根生满头雾水,不明白为何好端端的两人的关系忽然变得如此僵冷了。

        只有当事人明白。

        顾青冷笑不是因为魏渡刚刚一直躲在门内看热闹,魏渡尴尬也不是因为被顾青拆穿了他看热闹。

        真正的原因,聪明人之间心知肚明。

        听宋根生说县令比自己官大,顾青不由遗憾地叹了口气。

        不能抽县令,未免有些可惜,看来还是自己的官太小了,以后在长安一定要混出名堂,将来升了官再回来抽他。

        魏渡一脸尴尬地走到顾青身前,叹道:“少郎君这是……何苦呢。”

        顾青瞥了赵县尉一眼,笑道:“下官帮县令教教下面的人,有的人欺软怕硬,目无尊卑,不得不教训一下,越俎代庖情非得已,是下官僭越了。”

        魏渡急忙道:“不僭越不僭越,少郎君教训得好。”

        望向赵县尉时,魏渡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有眼无珠的东西,还不向少郎君赔罪!”

        赵县尉见魏渡对顾青如此客气的态度,心中愈发觉得惹不起,反正今日的面子已丢得不能再丢了,于是索性光棍起来,躬身朝顾青行礼:“下官有眼无珠,不该为难宋主簿,以后绝不再犯,请上官恕罪。”

        顾青笑道:“无妨,你欺负了他,我打了你,有因有果,咱们两清了。以后你若再欺负他,便又是另一段因果,那时可就不是打你那么简单了。”

        赵县尉垂头唯唯。

        顾青又看向魏渡,笑道:“魏县令,可否借一步说话?”

        魏渡面色一苦,还是与顾青走到县衙外一处偏僻的地方。

        顾青的笑容渐渐变冷:“魏县令,抛开鲜于节帅与你我二人的关系不说,县令上任青城县以来,我顾青对你还算礼数周到,并无得罪之处吧?”

        魏渡叹道:“少郎君,此事是个误会……”

        顾青摇头,缓缓道:“县令,县尉,主簿,三人都在县衙办差,县尉指使下面的差役明目张胆欺凌主簿,我就不信你身为县令居然完全不知情,魏县令,明人不说暗话,莫当我是傻子。”

        魏渡苦着脸道:“县尉欺凌主簿,本官确实略有耳闻。”

        顾青冷笑:“魏县令,莫欺我年少。此事对县令来说恐怕并非‘略有耳闻’,从头到尾应该都是县令的手笔吧?”

        魏渡惊愕抬头盯着他。

        顾青接着道:“赵县尉在县衙为官多年,又是本地土著,魏县令是刚从外地调来的外官,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县令上任时日尚短,与本地根深蒂固的赵县尉之间自然有一番明争暗斗,官场的烂俗套路,县令不说我也明白。”

        魏渡抿唇不说话了。

        “所以县令把战火引到宋根生身上,借由宋根生把我引出来,我不是青城县的官,行事自然百无禁忌,无论打赵县尉的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