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七章 避其锋芒(1/3)

        见顾青脸色难看,宋根生又解释道:“他们干的事确实丧天良,可这也算是一门行当,听说县城里有专门卖人的行当,叫‘牙行’,都是卖活人的。反过来想想,若是没有丁家兄弟卖人,咱们村说不定会饿死更多人,而且会死全家,说起来丁家兄弟算是积德了。”

        顾青瞥了他一眼。

        他第一次感受到相隔千年的代沟,大家的三观存在很大的差距,自己认为错误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很正常,作为二十一世纪过来的人,顾青无法理解,更无法认同。

        人贩子就是人贩子,理由再冠冕,终究是断子绝孙的勾当,洗不白的。

        顾青很痛恨人贩子,前世的他在孤儿院长大,见过太多被人贩子拐卖的孩子,得救后却找不到亲生父母,只能送来孤儿院,好好的家庭被人贩子害得骨肉分离,实在是罪孽深重。

        “丁家兄弟找了多少外村人来报仇?”顾青忽然问道。

        宋根生想了想,道:“我今早随便瞟了一眼,大约五六个人吧,看着便不像善类,顾青,双拳难敌四手,你还是躲一躲吧。”

        顾青冷笑:“躲?我是那种遇到危险就躲的人吗?根生,你太小看我了,我已不是原来的我了。”

        深吸口气,顾青目光湛然生辉,眼睛里仿佛有一团炽热的火焰。

        “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大丈夫生于世间当纵横天下,无坚不摧,岂有畏缩避难之理!”

        宋根生立时送上崇拜的目光,深深觉得那一声“爸爸”没白叫。

        …………

        半个时辰后,村子后山挖坑的旧地,顾青蹲在灌木丛中,嘴里叼着草茎百无聊赖地打呵欠。

        其实那几个外村人聚在大槐树下一直有意无意地监视着顾青的一举一动。

        但宋根生毕竟是村里的土著,对地形自然很熟悉,领着顾青进了屋后,二人从屋子的窗户爬出来离开,绕了一段弯路,爬上了半山腰。

        宋根生的表情已由崇拜变成了屈辱,怒其不争地瞪着顾青。

        “不是说好了不躲吗?不是说好了纵横天下吗?为何我们还是躲在这里了?”

        顾青懒洋洋地道:“这叫避其锋芒,敌众我寡,我难道真的一头撞上去跟他们拼命?那不叫勇气,那叫傻。”

        转头看着宋根生,顾青道:“若换了你是我,你会不会面对面跟他们拼了?”

        宋根生下意识摇头:“我当然不会,会死的。”

        顾青一摊手:“你看,连你都不会跟他们拼命,我难道比你更蠢吗?”

        宋根生点头,随即觉得这话哪里不对,里面似乎包含满满的恶意,咂摸半晌,决定略过。

        “那你打算如何?难道一直躲在这里吗?”

        顾青想了想,道:“你觉得丁家兄弟和那些外村人会如何报复我?”

        “自然是找到你,揍你,或许会废了你。”

        “如果他们找不到我,会怎么办?”

        宋根生为难地道:“那我就不知了,好人是无法揣测坏人的念头的。”

        顾青一愣,从这个老实的好人嘴里居然能说出如此有哲理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