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一百一十三章 蛮不讲理(1/3)

        顾青教育别人的方式只有暴力。

        一刀插下,差役痛得鬼哭狼嚎满地打滚,鲜血迸溅出来流了一地,另外三名差役都惊呆了,愣愣地握着铁尺不敢动弹。

        顾青表情平静,没理会哭得凄惨的差役,反而仔细端详起手中的匕首。

        张怀玉送给自己的是高级货啊。

        捅了人才发现,这柄匕首非常锋利,刃身入体几乎没有阻滞感,手感很不错,能不能削铁如泥顾青不敢保证,也舍不得去尝试,但以后捅人是绝对足够了。

        咦?为什么说“以后”?

        场面忽然变得血腥,宋根生吓呆了,他没想到顾青竟然会以这样一种方式给他上课。

        另外三名差役呆怔片刻后,其中一名刚才揪扯宋根生的差役忽然察觉到浓浓的危机感,二话不说扭头便往县衙内跑。

        顾青颇觉遗憾地叹气,看那差役奔跑的速度,自己怕是追不上了,可惜,刚才若是出其不意连捅两个就好了。

        收起匕首,顾青朝宋根生笑了笑,道:“做官要有做官的威严,以下犯上这种事是绝对不能容许的,谁敢犯,必付出惨重的代价,这是教你做官的第一课。”

        宋根生终究心善,见那名被插了一刀的差役仍痛得满地打滚,宋根生忍不住道:“只是一件小事起了争执,事情是这样的……”

        宋根生正要解释,顾青摆了摆手,道:“不论对错,这件事的本质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而是你这个主簿被下面的差役欺辱的问题,你做官的威严被冒犯了,这才是本质,根生,做官心肠要黑,要狠,这一点你若做不到,官当不长久。”

        宋根生想了想,抬起头道:“我以为,做官心肠要善,要大度,官不必在乎能做多久,只要能为治下子民多做些事,这才是当官根本的目的。”

        顾青久久无言。

        有不同的意见是好事,虽说对事物的理解仍有些稚嫩,但他不再是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宋根生了,他有自己的人生观,顾青不想勉强。

        拍了拍宋根生的肩,顾青笑道:“不聊这个了,先把眼前的事解决。”

        那名差役冲进县衙显然是去叫人了。

        顾青耐心地等着。

        半炷香时辰后,几名县衙差役簇拥着一名身着青色官袍的官员匆匆走来,官员三十多岁年纪,中等身材,表情沉静,眉目泛着阴沉。

        他的腰间挎着一柄刀。

        官员走出县衙,旁边那名刚跑进去的差役指着顾青道:“赵县尉,方才便是他伤了咱们兄弟。”

        顾青微笑,好了,正主儿来了。

        大腿被插了一刀的差役惨叫声渐渐微弱,被别人扶起来坐到石阶上包扎。

        赵县尉看都没看受伤的差役一眼,而是上下打量着顾青,沉声道:“足下是长安左卫亲府的录事参军?”

        顾青笑道:“是。”

        “长安的官,为何在我青城县行凶?”

        “因为青城县的官管不好下面的人,只好由长安的官来管了。”

        赵县尉大怒:“足下欺人太甚!”

        顾青没理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