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一百一十一章 敕令北来(1/3)

        顾青蹲在村口的槐树下,托腮看着树下新搬来的一窝蚂蚁忙碌地将微小的食物努力往窝里运,他却完全提不起祸害它们的心情。

        李白走了,宋根生去县衙当小吏了,村民们为了瓷窑忙到飞起,唯一一个张怀玉每天与他的交集只有“这个能吃吗?”“这个怎么吃?”“这个好吃吗?”

        原本是孤独的人,并不觉得孤独有什么不好,有些人更喜欢孤独,厌烦与人来往。然而习惯了孤独的人若久处于热闹的环境中,一旦再次回到孤独反而更难受,那种喧嚣之后忽然安静下来的氛围,不但心理上难以适应,连耳朵都嗡嗡响。

        大家都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吧,有缘同一段路而已,人生终究需要自己孤独地走完全程。

        下一个路口,还会有某位同行的人,他正等着自己。

        昨日收到了鲜于仲通从益州发来的书信,他告诉顾青,南诏之乱已平,功劳簿上位列第一的人是他。

        顾青已有预感,他与石桥村的村民们同路的缘分也快到尽头了。

        知道自己要走,临行前当然要做一些收尾工作。

        首先将郝东来和石大兴请来石桥村,顾青这次非常大方地带他们走进了瓷窑内部,指着里面一个很深的洞,告诉两位掌柜,这是瓷器之所以能成为贡瓷的秘密,因为烧瓷用的是煤,燃烧的温度会比普通的柴和木炭要高很多,所以烧出的瓷器内胎又白又密。

        两位掌柜惊愕许久,然后迅速交换眼神。

        秘密已经知道了,顾青问他们要不要考虑自立门户。

        郝东来和石大兴一脸无语加呵呵。

        如今瓷窑形势一片大好,刚刚被定为贡瓷,瓷窑还被剑南道节度使鲜于仲通亲自取名题字,更何况顾青还被杨贵妃召见过,听说贵妃娘娘对他的印象出奇的好,两位掌柜还从蜀州的故交听到了一些消息,南诏国叛乱被平定,据说高仙芝和鲜于仲通将顾青列为功劳簿第一。

        不知不觉间,顾青这个平平无奇的农户少年已成为一条又肥又粗的大腿了,虽然不算有权有势,但也不是他们这两个商人能得罪得起的。

        这时候假模假样问他们要不要自立门户,就如同一脸好心地问他们要不要选择死亡……

        两位掌柜不要选择死亡。

        于是郝东来和石大兴指天发誓严守瓷窑秘方,此生此世绝不对外吐露瓷窑秘方半个字,然后不管自己的祖宗答不答应,二人将各自的列祖列宗强行从地底请上来一同发誓,誓言非常毒,各种不得好死,而且死法推陈出新,颇富创意,活脱脱唐朝版的《死神来了》。

        反正顾青觉得自己若是他们的祖宗的话,不管他们泄不泄露秘方,都想让他们亲自体验一下那些死法儿。

        其实两位掌柜不知道,他们强行把祖宗请出来发誓也是白费,顾青根本不相信口头的誓言,有时候白纸黑字的契约也难信,他只相信利益。

        人性无论是好是坏,利益能让两位掌柜管住嘴。

        以两位掌柜目前的能耐,暂时还翻不了天,青城县令的一道政令都差点让他们急得吊颈,敢抛开顾青自立门户,先问问贵妃娘娘答不答应,那批印了彩虹马屁诗句的孤品梅瓶白送的么?

        两位掌柜先是意外今日顾青为何将瓷窑最大的秘密告诉他们,二人毕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