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一百零六章 闭月羞花(1/3)

        第二天一早,顾青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衣裳,早早便站在杨贵妃的临时行宫外等候。

        鲜于仲通陪着他一起等,一直等到上午时分,里面才慢吞吞走出一名宦官,告诉鲜于仲通和顾青,贵妃娘娘宣见。

        随着宦官走入行宫,顾青的心情仍未任何激动。

        心态跟阅历有关,不得不承认,人与人之间确实存在差异。没见过世面的孩子看到某个十八线小明星都会激动失态,觉得自己多么幸运能见到明星,而见过大世面的人,无论见到任何大人物都能保持内心的平静,在态度上做到不卑不亢。

        再大的人物终归也是人,他们跟普通人一样吃喝拉撒,他们挨打时照样会痛呼哎呀,他们挖鼻孔时的姿势不见得比普通人好看,他们便秘时表情照样很狰狞。

        如此一想,见所谓的大人物究竟有什么值得激动的?

        顾青前世也见过不少大人物,无论多大的老板,无论多美丽的明星,见面时只需要在脑海里想象一下他们便秘或挖鼻孔时的样子,顾青的心情瞬间就平静无波,甚至内心有点嫌弃。

        这样的心理建设似乎有点不厚道,但对待人接物很有帮助,别人眼里的顾青永远那么冷静,永远没有失态,那种波澜不惊不卑不亢的态度引来无数人的好感,谁都不知道顾青的内心里其实有多龌龊才换来那么平静的表情。

        鲜于仲通走在顾青前面,不时回头看顾青,眼神既有诧异也有赞赏。

        当初顾青知道鲜于仲通的节度使身份时,并没有表现出任何震惊的样子,今日马上要见到天下最受天子宠爱的贵妃,也没见他多么激动欢欣。

        这位少年永远一副平静淡然的样子,仿佛世上没有任何人有资格令他激动震惊,他无聊挖蚂蚁窝时的表情都比此刻更生动。

        鲜于仲通越来越觉得顾青这个少年很神秘,城府也很深,才十七岁的年纪,已让他这个节度使都捉摸不透了。

        顾青是他这辈子见过最淡定最沉稳的少年,没有之一。他甚至在顾青身上感受不到少年人该有的张扬和桀骜,他从顾青的眼里看到的只有平静,仿佛顾青的身体里住着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的灵魂,能在无声中看透世情的迷雾,直透内心。

        杨贵妃召见顾青的地点仍是那个小凉亭,顾青和鲜于仲通穿过行宫的回廊,走过曲折蜿蜒的水榭,来到凉亭前。

        顾青远远便看见一位身披厚氅的宫装丽人坐在凉亭内,托腮看着池塘上的残败荷叶呆呆出神,旁边的宦官轻咳了一声,凑到女子身边小声地说了句什么,女子回过神来,一双妙目转到顾青身上。

        顾青与她的目光对视,不知为何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不愧是历史上的四大美人之一,果真是绝色倾城。那么一瞬间,顾青忽然理解李隆基为何后半生弃了天下,只顾沉醉温柔乡里了。

        世上任何正常的男人想必都会心甘情愿地醉死在她的温柔里吧。

        连顾青这种眼里几乎没有男女之分的铁血直男都觉得她的美令人窒息,世上还有别的男人能丝毫不对她动心吗?

        顾青与杨贵妃的目光对视,从字面意思来说,这是真正的“一眼千年”。

        鲜于仲通见顾青的神态,不由暗暗着急,低声喝道:“怎敢与贵妃娘娘直视?不可失仪!”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