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九十九章 挖坑设伏 上(1/4)

        酿酒的初衷是为了李白,也是为了顾青自己。

        诗仙大人喝酒太厉害了,严格说来他应该被称作“酒仙”才对,顾青陪了几日后便发觉自己在醉死的边缘疯狂作死,再不弄点厉害的酒给李白,自己恐怕时日无多。

        新酿的酒效果不错,三十多度灌了小半斤就倒,李白爽了,顾青也爽了。

        一个时辰后,李白悠悠醒转,捂着头痛苦地呻吟。

        “贤弟所酿是什么酒?好霸道。”

        顾青微笑道:“烈酒,太白兄喝过吗?”

        “从未饮过如此烈的酒,是贤弟你所创的吗?”

        “是,为了让太白兄酣畅痛饮,愚弟日思夜想,试着酿出此酒。”

        李白露出感动的表情:“贤弟为太白做得太多,不知何以为报,愚兄只知每日醉死梦乡,无奈身无长物……”

        顾青看着李白随身佩戴的剑,忽然道:“太白兄剑术如何?”

        李白一愣,道:“余十五岁便剑术有成,游历天下多年,对剑术亦积累了一些新的心得,也杀过几个贼人,剑下无一合之敌,应该……不错吧?”

        一秒记住

        顾青暗暗叹息,诗仙,酒仙,剑仙,除了当官,这辈子做什么像什么,什么能都做到巅峰,这样的人居然还觉得人生失败,整日长吁短叹怀才不遇。

        这就是所谓的“学霸的世界”吗?

        “太白兄若想报答我的话,愚弟想请你帮个忙……”

        “贤弟尽管说,太白义不容辞。”

        …………

        蒸馏酒需要一遍又一遍地蒸馏,蒸馏的次数越多,酒的度数越高,为了让太白兄喝得爽歪歪,顾青不厌其烦地蒸酒。

        李白自从喝了高度酒后,顾青果然轻松了很多,每次陪他喝酒浅尝辄止,然后微笑地看着李白豪迈状一口闷,没多久后劲上来摇摇欲坠,没等他举杯邀月想出美妙的诗句便轰然倒地,一醉不醒。

        顾青轻松的同时心中难免忐忑愧疚,总觉得自己对中国的文化遗产犯了罪,提前面世的高度酒不知毁了多少好诗。

        蒸酒蒸到五十度左右,顾青觉得让李白喝足够了,再高会出人命。给李白留了充足的量后,顾青仍然继续蒸酒,这些酒他另有用途。

        蒸酒的同时,顾青还叫了十几个村民来自己家大兴土木。在自家院子门前门后分别挖了两个大坑,坑深足有一人高,坑内照样布了机关,这次不再是削尖的木枝,而是尖锐的铁刺。

        不仅如此,顾青还托人从青城县买了很多纸,纸运回来后顾青将它们一张张浸泡在桐油里,然后捞出来晒干,制成了一张张油纸。

        张怀玉的伤养了几天后,稍微好了些,下床走动无大碍了。看着顾青前后忙活,张怀玉好奇道:“准备这些是为了应付仇家?”

        “不,我只是觉得活在这个世上没什么留恋,打算用这些来自杀。”顾青头也不抬地道。

        张怀玉愕然:“真的?”

        “假的,你问废话,我只好回答你假话,让大家心里都不舒服才是真的舒服。”

        “你……”张怀玉咬牙,想揍他,然而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