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九十五章 人生在世(1/2)

        一个五十岁的人,仍活得像个率性的孩子,很少见。

        正因为纯粹率性,他的才情和诗句才会不带一丝人间烟火气。可是活得越纯粹便越痛苦,人世太复杂,容不下他的单纯。

        世情苦苦相逼,他也曾妥协过,由贺知章引荐,李白入宫成为翰林待诏,其职司不仅为天子起草诏书,也为天子行乐而赋诗作文,那一年他写了很多应制应景也迎合天子和贵妃的诗文,诸如《宫中行乐词》《清平调》等等,皆是奉召而作,讨得天子和贵妃欢心的同时,他却愈发痛苦不堪。

        一个生性率真自由的人,怎能做得了阿谀天家权贵的无耻文人?说得好听叫“御用文人”,说得难听便是天家豢养的一只会写字会作诗的狗。

        仅仅一年,李白辞官离开了长安。

        对朝堂,对官场,他彻底心灰意冷,纵情山水游历天下,未尝不是一种逃避。

        可他内心里终究还是有一丝报国忠君造福一方的理想,一直不曾破灭。然而他的性格注定不可能当官。

        夜色下的清啸,或许便是他无法一抒生平之志的宣泄吧。

        顾青有些同情地看着他,前世读他的诗,都是透着自由浪漫豪迈,今生面对面与他对酌,甚至成了他的酒友,近距离看他时才知道他豪迈自由的形象背后,也有许多无法尽述的痛苦。

        李白吟完整首《行路难》,然后踉跄跪坐在顾青对面,端起酒坛递给他:“我已为君舞剑,君当满饮此坛,为天地苍生寿!”

        顾青吓了一跳,急忙摇头:“不饮了不饮了,会死的。”

        “咄!贤弟饮酒竟偷奸耍滑,非君子也!”李白使劲晃了晃脑袋,道:“昨日你去了瓷窑,我寻了那位宋贤弟,宋贤弟告诉我,那首中秋词其实是你作的,哼,喝酒不老实,做人也不老实,那么好的词,为何不敢承认?”

        “太白兄你也没问啊,”顾青无辜地道:“你若指着我的鼻子问,那首词究竟是谁作的,我说不定便承认了,结果你却只找我要酒喝,还说什么有酒就是知己,什么知己,明明是酒肉朋友。”

        李白却不管那么多,端起酒坛便往顾青嘴里灌,顾青左右推拒,酒洒了一身。

        严重怀疑历史上有名的“饮中八仙”,还活着的几位都是被李白这么强行灌出来的名声,被灌得七荤八素太丢脸,不好意思对外说,只好捏着鼻子承认自己是饮中八仙。

        “行了行了,停!太白兄且慢。”顾青受不了了:“太白兄如此喜爱饮酒么?”

        李白叹道:“若无酒,生亦何欢?酒就是我的命啊。”

        顾青想了想,道:“过几日,我给你酿一点好酒,真正的好酒,一口就让你飘飘欲仙……”

        李白两眼一亮:“什么酒?”

        “没定名字,烧刀子,闷倒驴,温柔岁月什么的,爱怎么叫都行。”顾青无所谓地道。

        李白皱眉:“你也是作出中秋词的才子,为何取名如此粗鄙?一个比一个难听。”

        “温柔岁月也难听?”

        “难听!”

        李白坐没坐相地半躺在院子中间的草席上,倒拎着酒坛往嘴里灌酒,神情突然变得萧瑟索然。

        顾青沉默片刻,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